那 年

Date:2006-6-20 By:汉源县第二中学 (3774)

   

2007级1班 李飘飘

那年,我们是被露水点缀的玫瑰,妖艳得如同新生的凤凰;那年,我们是在欲火中等待重生的凤凰,颓废得如同枯萎的玫瑰。那年,我们正值青春。那年,我们十六岁。

在岁月的流动中感受时光的流逝,在年轮的旋转中感受时光的流逝,在年轮的旋转中挥攉无奈的青春。安妮说过,十六岁开始苍老,那年,我们老了。

那年,我们都是内心偏执而又孤独的孩子,却用外表坚硬但华而不实的外壳将自己深埋。我们粗暴地对待自己的身体,以为没有了肉体的束缚,灵魂就会破茧而出,化成美丽的蝴蝶。我们用肉体的痛楚来换取心灵的慰藉,想以此来换取灵魂的绝对自由。可是,米兰·昆德拉告诉人们:有些轻,是生命所不能承受的。我们狂热地喜爱尼采、卡夫卡——那些灵魂自由的人。可是,在那年,我们只能是在一个布满诡异夕阳的午后,慵懒地将双手放在空中,看着它们从眼前划过,并以此来打发时间的孩子。

那年,我们疯狂地想要去流浪,让世界上的每一寸土地都与自己的双脚激烈地亲吻。我们沉溺于撒哈拉那醉人的金色沙砾;我们渴望站在珠穆朗玛峰顶,迎着过往的北风放声高歌;我们梦想在胡夫的金字塔内与他亲密对话;我们希望去越南,去看那里女人们头上迷人的发髻。我们热爱阿拉斯加、罗马的古斗兽场、拉萨的布达拉宫……我们只是奢望在一个白雪纷飞的严冬,在异乡的土地上,看见从自己嘴里呼出的苍白的雾气。抑或站在川流的人潮中,抑或空无一人。可是,在那年,我们只是用丝绸蒙住了双眼的青鸟,想回家,却不知道路在何方。

那年,浸透了咸咸的眼泪,眼睛都干涸了。泪水成了那年的标志,在那些晶莹的水球里,饲养了所有我们的快乐与悲伤。睫毛下面的那汪潭水波澜四起,那是因为我们经历了太多的分离和死亡。泪水总是从脸上以不同的姿势陨落,就如同在光束中飞舞的尘埃,没有方向。最后,它们汇聚在了一起,变成了一片汹涌的海洋,用它苍劲有力的海浪拍击着那面叫青春的石崖。我们企图抛弃泪水,可是,那年,我们的天空是阴霾的,不见阳光。

青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又哪在那个时刻死亡?那年,我们是开始阳光,还是在走向灭亡?我们没有恐惧,只是害怕那年倏


 


访问人次统计(vp指数):993469人次
www.hyez.zhongc.com ©2008-2013  四川省汉源县第二中学 中城互联 版权所有  
 电话:0835-4222096 qq:743732268 地址:四川省汉源县第二中学  e-mail:hyez2004@126.com
【管理登陆】 【注册入网】

网页技术支持:中城互联-四川中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